梦回千寻

【双叶年上/06H】春日迟

宁予锦:

*2017双叶年上36H企划传送门


*古风paro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一)


宣明元年,五月廿九。


叶府里的石榴花红艳似火。


于时,叶夫人艰险万分地为叶家诞下了一对双胞胎,长子叶修,次子叶秋。


据叶府伺候的老人回忆,当日叶家家主叶沧两只手各抱着一个孩子,沉吟许久,方给嫡长子取名为修,取自先贤“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语,至于嫡次子——


“苦夏念秋凉,就取名为秋吧。”


至此,叶家两个嫡子的名算是定了下来。


这倒也无可非议,纵使是双胞胎,嫡长子与嫡次子的身份也是天差地别,毕竟长子才是承继家业之人。更何况,这位嫡次子由于在母体里呆的时间过长,身体孱弱,刚出生就被大夫断定日后需好生将养。


(二)


双胞胎长到五岁的时候,叶沧就为长子延请名师,教导他文武谋略君子六艺。


至于次子,倒也跟着哥哥一起习字温书,只是由于身体原因不曾习武。


又是一年冬至,北国的雪永远是来得又大又紧,半个多时辰的功夫,外面就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雪。


“叶秋,快来一起堆雪人啊!”一整堂课叶修都看着窗外的大雪坐立不安,夫子刚走叶修就立刻就撒了欢儿地跑出去。


叶秋正要跟出去,就被身边的侍女阻止:“大少爷,可不敢让二少爷跟您一起跑出去呢,他身体弱,若是受了寒容易生病。”


叶修的脸瞬间就耷拉下来,不过看着叶秋暗含渴望的眼神,叶修很快就振作起来道:“没关系叶秋,我把雪人堆在窗外,这样你在屋里也能看到了。”


很快,叶修就在窗外堆起了一个大大的雪人,脸上还嵌着纽扣的眼睛,胡萝卜的鼻子。


“叶秋,快看!”叶修站在雪人旁边喊,小脸冻得通红。


叶秋从窗棂间看过去,只见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只有叶修灿烂的笑脸,如夏日骄阳炙热耀眼。


“叶秋,我以后一定会找到很厉害很厉害的大夫治好你,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玩雪了。”叶修握紧拳头,神色坚定。


叶秋愣了愣,点点头,认真道:“哥哥,我相信你。”


(三)


院子里的石榴花开了又败,寒来暑往,转眼间已是十多年过去。当年懵懵懂懂连字都认不全的小团子不经意间就成为意气风发眉眼俊秀的少年。


“叶秋!”叶修一边喊着一边提着剑从窗户外跳进来。


正斜倚在隐囊上打棋谱的叶秋抬起头,无奈地笑了一下,道:“明明门开着,你偏要跳窗进来,被爹看到又要骂你了。”


叶修挑眉,无谓道:“这不是想快点见到你嘛,再说了,爹什么时候不骂我了?我早就习惯了。”


叶秋感觉自己心跳似乎加快了两下,自己的这个哥哥总是用最平淡的态度说出最动人的话,却偏偏自己不知何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自从他意识到这种暧昧的情愫之后,每每叶修说这种话,他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叶秋也不知道自己这种隐秘的感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只是等到他发觉的时候,早已经是情根深重,无法拔除。


大约古人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恰似如此了吧。


叶修凑到叶秋跟前,抽出叶秋手里的书,扔到一旁的桌案上,道:“哎呀,别看这些枯燥的东西了。前些时候笑笑生(注1)又新出了一部传奇,我特意带回来给你的。你不是最喜欢他的书了吗?”说着,叶修从背后变戏法一般地拿出来一本书塞到叶秋手里。


“你轻着点,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寻回来的孤本。”叶秋轻斥道,说是斥责,但是叶秋眉目间却没有丝毫不快,反而透露出一股浅淡的笑意。


叶秋随手翻了翻手中的书,又把它重新递到叶修面前,道:“我累了,不想看,你读给我听。”


叶修接过书,笑骂道:“你就懒吧,我如果不在你可怎么办?”


叶秋把整个人的重心都挪到身后的隐囊上,状似不经意道:“你难道不是应该一直陪着我吗?”


叶修笑了一下,没有答话,只是翻开手中的书册,轻声地读了起来。


波澜起伏的故事在叶修难得温柔的声音里徐徐展开,叶秋的心神也被故事里的主人公牵动。


不知不觉就已经夕阳西下,屋子里也渐渐昏暗起来。


叶修阖上手里的书,伸了个懒腰道:“这一生当如顾生,方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顾生,就是故事里那个行侠仗义的主人公。


后来叶秋无数次地回想当日的情景,才恍然发觉,或许当时叶修就是在暗示即将到来的分离。


(四)


叶修是在十五岁那年离开家的,就在他们的生辰的第二日。


那一日整个叶家都为之震动,但是叶秋却并不很惊讶。


他太了解叶修。


虽然父亲对叶修寄予厚望,希望他能进入朝堂为万民请命,但是叶修对此却颇不以为然。


叶修平生的愿望,是效仿古代的侠客,仗剑天涯豪情万丈。


这一点其实从很早以前就能看出来。


叶秋还记得当初他们学诗之时,叶修曾经问过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诗是什么。


叶修当时告诉他说:“我最喜欢的是《献钱尚父》。”


叶修当时意气风发的模样深深地印在叶秋心中。


叶秋抚摸着从叶修房间里找出的纸团,上面写满了一句诗:“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注2)


字迹从最开始的平缓转向后来的凌乱,可以想见叶修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内心也必然是不平静的。


叶秋看着那句诗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向外面湛蓝的天。或许叶府之外的天地,才更适合叶修翱翔。


叶修,其实我最喜欢的诗是:“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注3)


那么,请你带着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努力地走下去。


我始终相信你,未曾改变。


我会一直在叶家等你。


(五)


宣明十七年,春。


叶秋遵叶父之命下场参加了这一年的春闱,虽然考完之后大病一场,但还是名列一甲,成为当朝最年轻的探花郎。


这里倒还有一个趣闻。


据传殿试中,年轻的帝皇指着叶秋笑道:“见叶卿方知《世说》云‘朗朗如日月之入怀’是何意,卿姿容俊美,当为探花郎。”


这则流言的源头不可考,但是仍传为佳话。


同年,江湖中新一届的论剑大会召开,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突然崛起,力压各大门派的青年才俊,力夺第一。


“君莫笑”这一名字一时间传遍江湖。


据说“君莫笑”其人,手持长剑“千机”,剑法卓绝武功高强,但是目睹其真容的人少之又少。


也正是因为这种神秘性,“君莫笑”成为江湖人心中的一个传说。


没有人知道,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少侠“君莫笑”和当朝的探花郎“叶秋”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此后的许多年,叶修和叶秋就这样一个在江湖一个在朝堂,各自努力奋斗。


数年过去,叶秋从年轻俊美的探花郎成为当朝最年轻的丞相,位极人臣权倾朝野;叶修化名君莫笑,俨然是实际上的武林盟主,无数初入江湖的少年心中的神话。


不过两个人之间还是时有通信,叶秋甚至专门训练了一只信鸽,用于和叶修的联络。


“咳咳……”书房里,叶秋正神情专注地写着一封信。


之后,叶秋把信纸小心翼翼地卷好,绑在一边等候已久的信鸽腿上:“去吧,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到你了。”


叶秋看着信鸽飞了出去,又重新回到书桌旁。


执笔平宣,叶秋绘着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模样,心中一片平静。


叶秋望着纸上那个人,竟然感到自己心中有种诡秘的欣喜与期待。


——我快要死了,你会回来的吧。


月夜如水清凉,信鸽悄然而至。


叶修微笑着取下信鸽腿上的纸笺,却在下一瞬笑容定格。


薄薄的信纸从指间飘落。


“叶修亲启:


自兄长当日一别,已是近十载,君尚安否?弟如今病体沉疴,人命危浅,朝不虑夕,昏沉之中思君甚矣,望君速归,使余死生无憾也。


弟秋字”


(六)


叶修是拉着苏沐秋闯进叶府的。


新来的门房不认识离家出走数年的大少爷,纵使叶修与叶秋有着同样的脸,但是叶府上下都知道少爷已经病的下不来床,自然不肯放叶修进去。


叶修没有心思等门房层层通报,就直接拉着苏沐秋闯了进去。


说起苏沐秋,也是一个传奇。


他幼年失怙,后又丧母,独自一人千辛万苦地拉扯着妹妹长大,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一身医术出神入化。


他和叶修因为机缘巧合相识,后来历经一些磨难之后成为至交好友。


叶修当日收到叶秋的信之后,先跑到苏沐秋那里不由分说地将他拽走,一路疾驰到京城,是以苏沐秋也只是在赶路的间隙里得知叶修是把他拉来救他弟弟。


彼时叶秋已经昏迷不醒。


叶修看到躺在床上苍白消瘦的叶秋几乎手足无措。


“沐秋,快救他!”


苏沐秋看着叶修慌张的脸色叹了口气,上前把叶修推到一边,自己开始诊脉。


叶修眼也不眨地盯着苏沐秋把脉的手,直到苏沐秋收回手,才急忙问道:“怎么样?”


苏沐秋坐到桌子边,一边开方子,一边道:“本就先天不足,后来又思虑过甚熬干了心血,从脉象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叶修瞬间觉得五雷轰顶,脸色白得跟鬼一样。


苏沐秋抬眼看了一眼叶修惨白的脸色,话锋一转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要慢慢养,估计得几年不能操心,才能养回来。”


叶修猛地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刚刚自己竟然屏住了呼吸,现在感觉胸口都窒息的痛。


“混蛋苏沐秋,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叶修怒道。


苏沐秋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活该,谁让你把我这么急着把我拉过来的,连让我给沐橙解释几句的时间都不留。再说了,我是神医!神医你懂吗,生死人肉白骨的那种,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


感觉终于出了口闷气的苏沐秋这才把手中的方子交给叶修,调笑道:“说起来,我还没有见你急成这个样子过,你刚刚从门口走到叶秋床边的时候步履都踉跄了,估计要是再多几步,你就要跪在叶秋床前了。”


叶修挑眉,面上一派坦然道:“要你管。”


叶修拿着方子,转身出去吩咐侍女抓药,只是那加快的脚步怎么看都有股落荒而逃的意味。


(七)


叶修端着刚熬好的药坐到叶秋床边。


还好叶秋虽然是昏迷的,但是药汁还是能自主吞咽的,不至于发生话本里嘴对嘴喂药的情节。对此,叶修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失落。


叶修把空着的碗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开始看着叶秋发呆。


拂开记忆的迷雾,和叶秋相关的事情一幕幕涌现在脑海,无比清晰。


那个可爱的小团子,那个临风而立的少年,那个让自己动心的叶秋。


叶修很早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叶秋,喜欢上了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


当年离家出走,一方面是为了自己闯荡江湖的梦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逃避这悖德的情感。


可是离得越远,反而越想念。


这些年来,叶修不由自主地回想着关于叶秋的一切。叶秋,逐渐成为叶修心底的执念。


所以当叶修接到叶秋病重的消息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回过神,叶修揉揉眼睛,站起身来活动一下已经僵硬的身体。


叶修走到叶秋的桌子旁边,摆弄着桌子上的物什,想象叶秋这些年是如何度过的。


突然,叶修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桌子旁的画缸,里面孤零零地放着一卷画轴。


叶修好奇心起,伸手取出画轴,慢慢地展开,然后毫无防备地和画中的自己对视。


画中的叶修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袭白衣胜雪,手里握着一把样式古朴的长剑,正靠在一棵石榴树下望过来,眉眼间尽是风流意气。而画的旁边题着两行小字,潇洒不失风骨的瘦金体,正是叶秋的笔迹。


——春日迟迟犹可至,客子行行终不归。(注4)


叶修抚摸着手里的画像,一笔一画都生动传神,足可见作画之人对画中人的珍惜。他想,叶秋一定不知道他在这幅画里透露出了什么。


叶修盯着这幅画,总觉得好像有些违和。


叶修拿起画纸,细细端详,敏锐地感觉到似乎是石榴花的红艳不太对,不像是寻常的朱砂调出来的红色。叶修凑上去,竟然闻到了一丝极淡的血腥味。


叶修霎时间明白过来,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可以想象得到,叶秋一个人端坐在书桌前,遏制不住心中的思念而提笔作画,他那么小心翼翼地绘着心底的人,却因为身体原因不小心将咳出的血滴落在画上,为了不毁掉尚未完成的画,他干脆以血调墨,绘出一树繁花盛景。


叶修只觉得一股酸疼的感觉瞬间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整个心脏,让他忍不住快步奔到床边,伏在叶秋身边,握紧叶秋的手,只有这样,才能微微缓解心底的疼痛。


叶秋。叶秋。


(八)


叶秋是在一个午后醒来的。


那一日的天气晴的很好,难得的阳光驱散了早春的寒气,斑驳的日影透过窗沿撒在床帐上。


叶秋在这阳光下睁开眼睛,看到叶修正趴在自己床前小憩。


见到这个人,叶秋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哥哥。”


低沉嘶哑的声音使叶修猛然从梦里惊醒。


“你终于醒了。”叶修伸手抚摸叶秋的脸,浓浓的惊喜溢于言表。


叶秋情不自禁地想要用脸蹭蹭叶修的手,却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体状况,垂下眼睛道:“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叶修用力揉了一把自家弟弟的脸,斥道:“瞎说什么呢!我家秋秋一定会长命百岁。”


叶秋的脸上浮起一层浅淡的红色,薄怒道:“说了不许叫我秋秋,咳咳……。”


叶修小时候学说话,第一个会说的词既不是“爹爹”也不是“妈妈”,而是“秋秋”。“秋秋”这一个称呼从兄弟俩牙牙学语开始一直伴随着叶秋,直到叶秋逐渐感到羞耻,明令禁止叶修再喊这个称呼为止。但是叶修还是会时不时地喊“秋秋”来故意逗弄叶秋。


见叶秋咳嗽,叶修急忙扶起叶秋为他顺气,安抚道:“别激动别激动,是我错了,我不喊了,你现在的身体可经不起情绪的波折。”


闻言,叶秋的情绪重新低落下去:“没事儿,反正也不过是这样子了,其实连大夫都说,我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我现在就想着‘人生得意须尽欢’,左右也不过就这段日子了,何苦再为难自己。”(注5)


叶修看着叶秋衰败的脸色,心头涌现出一股怒气:“你不要听那些庸医胡说八道,哥哥这次回来带回来一个神医,他一定可以治好你。”


正说着,苏沐秋端着药碗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好像听见有人喊我?”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可不是正说起你苏大神医,你快来给我弟弟吃颗定心丸。”接着叶修又转回来对叶秋道:“这是我的好友苏沐秋,他除了一身医术没有别的本事,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除了一身医术没别的本事’,我跟你说我会的可多了。不过叶弟弟,你哥最后一句说得还是对的,我肯定可以治好你,你不要多想,就乖乖养病就成。”


说着,苏沐秋把手里的药碗递了过去。


叶修接过药碗,道:“你别瞎占我便宜。”


苏沐秋一愣:“谁占你便宜了?”


叶修专心搅着手里的药让它快点变凉,头都不抬地道:“我和我弟是双胞胎,你喊他弟弟,不就是占我便宜?”


苏沐秋:“……,呸!”


叶秋看着叶修和苏沐秋,虽然是斗嘴,但是气氛却十分和谐,可以很轻易看出两个人之间的熟稔。


叶秋的心底泛起一抹苦涩,是嫉妒吧?叶秋扪心自问,原来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如此丑恶的人。


叶修敏锐地发觉了叶秋的情绪不好,但却不知道原因。只能哄着叶秋喝完药,然后看着他重新躺好休息。


叶秋闭上眼,躲开叶修探寻的目光。


(九)


叶秋觉得叶修有点奇怪。


也不能说是奇怪吧,只能说是现在的叶修对叶秋太好了,好到叶秋有点不习惯。


当然也不是说当年叶修对叶秋不好,只是没有现在这么百依百顺,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再又一次发现叶修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之后,叶秋终于决定和叶修谈谈。


“哥,你累了就回房间休息吧,不用时时刻刻守在我床边的。”在叶修醒来之后,叶秋如是说。


在叶秋看不到的角度,叶修的手紧紧握起:“没事儿,我乐意守着你”


叶秋有些无奈:“可是这样,你不觉得很辛苦么?”


叶修笑了一下,道:“不觉得。”


叶秋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儿了,他看向叶修的眼底,问道:“叶修,你很不对,怎么了吗?”


叶修垂下眼睛,避开叶秋射过来的目光,低声道:“我有点怕”


这是叶修生平第一次承认自己怕,哪怕是当日他闯荡江湖见多了死亡,他也不曾说过害怕。但是现在他怕了,他想,他不畏惧死亡,大概是因为那些人都不叫“叶秋”。他无法想象没有叶秋的世界,只是稍微动一下这个念头,寒意就从心底涌遍全身。


叶秋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一时间空气都有些静默。


过了半晌,叶秋的声音才低低响起:“有什么怕的呢?生离死别,不外乎如此。”


叶修猛然从床边站起来,激动道:“可是你不行!”


然后叶修又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叶秋,只有你不能离开我。”


叶秋苦笑了一下:“是你先离开我的,如今这样说未免有些不公平。”


叶修一窒:“我是因为……”


叶秋抬头盯着叶修,逼问:“因为什么?”


叶修想起画缸里那副叶秋大约永远不会给他看的画,在心里问自己,你想和面前这个人在一起吗?你想和他共度一生吗?你想为他承担风风雨雨吗?


“想。”叶修心底的声音一遍遍回响。


 “因为我爱你。”叶修听到自己说。


与此同时,心底叫嚣的渴望声一瞬间平息,整个房间寂静地落针可闻。


叶修说完之后就直视着叶秋的脸,希望能从他的表情上看到答复。


叶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愕然,很快又变回平时的平淡模样。


“你不后悔?”


“绝不后悔。”


于是叶秋慢慢地笑了起来,仿佛这无限春光都融在他扬起的嘴角里。


(十)


一转眼,叶修已经回来两个多月,叶秋的身体已经不似最开始那般孱弱。


苏沐秋也在留下了一个调养身体的方子之后迫不及待地告辞,他可是担心自家妹妹好久了。


日光微醺,叶秋站在院子里赏花,春日里桃花开得正好。


叶修从后面走过了,轻轻地为他加上一件披风。


叶秋看着叶修无奈地笑道。“哪里就有这么弱不禁风了。”


叶修细心地把带子系好,然后站在叶秋身侧陪他赏花:“就当让我安心。”


叶秋笑而不语,只是将目光重新转回到桃花树上。


这一日春深日暖,满树桃花层层叠叠。


 


春日已至,君终来归。


————END————


 


注1:笑笑生:取自“兰陵笑笑生”,《金瓶梅》作者


注2:唐·诗僧贯休《献钱尚父》


注3:唐·王维《少年行》


注4:梁·萧绎《荡妇秋思赋》


注5:唐·李白《将进酒》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