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For each homologue

shiorin:

*For each homologue,互为同系物。来自百度翻译


*君莫笑X流木,账号卡CP,带叶黄玩。含有原cou著zi内容


*二次设定注意,和作者写的Friend or foe&For your remain 同一设定:


*作者好久不看全职了万一哪哪破了个洞请千万……无视吧【蹲


*中途混合数理化那是我还没写完作业的怨念


*最后还有废话【


那么,除夕快乐,祝食用愉快。

































他转过头,仿佛看见了君莫笑轻轻地笑了一下。
是错觉吧。










>>>For each homologue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觉得反差太大,他忍不住哭了出来,像是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






起身四处环视哪里不太对,直到走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还知道自己走过的地方被人无聊的时候拔了一把草现在那里堆起了红砖碎块的平地前,当然,那是因为凶手就在这里嘛。








——那片天空终于被想起来了吗。


并不是看到形容词都要用尽的蔚蓝,而是注入阴影排斥光线进入,然后形成了无法调和的,压的人喘不过气的深黑。






他也曾这样碾过落叶和草地,白色的雪中还未被凌乱所污,现在还只有一串短短的脚印,自己是第一个染指的。当然,如果有那边的人过来,自己留下的痕迹也不会被看见。




就像是生与死的没有连接的两个世界。














下雪了。






















08










“这剑你先用。”


他看着君莫笑一副吊儿郎当的随便样子把吸血光剑转了转丢给他,身体里像是传出又接收了什么,无数字符的流过让流木有点恍惚,这是交易完成的意思。然后流木发出了和表情不太一样的嫌弃声音:“垃圾。”




 


“废话少说,快进队。”




君莫笑挑眉,又是一阵被轻轻踩过了脑袋的不适感。他加入了“队伍”。








“出发。”












然后消失在了神明遗弃的,不变的蔚蓝之下。










01





他是个账号卡。


在这个世界是“游戏角色”,名字是“流木”。




他的存在,是因为控制者,想要见某个人。




他存在的世界是分为两层的——没有生与死,只有被控制的和不被控制的。比如控制者看见的是世界A,下线的、被删除的账号的是世界B。世界A和世界B互不影响。


而控制者的世界,大概只能偶尔在神明大人的疏忽之下才能窥探到一点什么。






他知道,自己很久没有上线的控制者,名字是“黄少天”,比起自己,更多地使用的是“夜雨声烦”。
要说的话,关系比较像主仆,处于绝对的控制之下,至少在世界A是如此。但是客观来说也许更像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话唠,对某人抱有相同的感情。也就是对面那个——



控制者叫叶修。他叫君莫笑。










07










“你这是想干什么?”


“三个骷髅小怪叠加死在口上,里面的僵尸就出不来了。”


 


“是吗?”


持续着的轻微不适感,身体却比这更快地冲了上去,在这之中剑光一闪,面前的骷髅已有碎裂的迹象,接下来也不过是极为简单的刺劈削砍挑,却耍出一股华丽花哨的味道,而且相当流畅娴熟。让人似乎能够想象出那双手是如何在一个平面上舞蹈的,就像弹奏着钢琴一样优美。






“还可以把2号BOSS卡掉。”


 


“那个也能卡?怎么卡,赶紧赶紧,去看看。”流木冲出去没几步又停了下来,原地转了两圈后转头看向君莫笑、不、准确地说是通过他们,两个控制者之间的对视。然后流木看见对方仿佛轻轻地笑了一下。


“这里怎么打来着?”


“看着啊。”说着在石壁那一边说一边带着他跳。








对面的君莫笑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做出了口型。


小剑客。










02














因为控制者永远不会再上线了,所以,“流木”和“君莫笑”永远只能在世界B相遇。



而且,忘记了自己。


帐号卡的世界有着极为特殊的设定,这是人类所不知道的。一旦自身发生变化,如掉经验,改属性,甚至一些Debuff,都会缺失记忆。




在最后一次出现在世界A之后,因为等不到控制者再次出现而在世界B找到了很久不来自己这边的君莫笑,那个时候对方已经是一副冷淡疏离的样子了。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是一成不变的——永恒就几乎等同被遗弃。





……这算什么啊。
——永远的,触不到。遥不可及的距离。






他看着君莫笑和夜雨声烦在竞技场切磋,看着他们两逐渐比自己和君莫笑更亲密。


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不抱希望不断重复的短促敲击声一下一下刺戳着最脆弱的地方。




——琴键发出的音色像是被零度之下的气温冻结了一般。
















00




分子结构相似,组成上彼此相差一个CH2或其整数倍的一系列有机化合物为同系物。同系列中的各化合物互称同系物。










02




被抛弃无处可去,又拥有着希望。
……为什么不干脆把我删除了啊。


这样自暴自弃地想着。


并不是纯粹的黑夜,流木看见远处还有着从地平线扩散出细细一条的光,深蓝渐变皎白,稍微照亮了向着这边的路。


……不可能的啊。


明明……








要是出现了这样的景色的话,如果那个家伙出现……


能够看到我吗。








06












“我……”


下了相当大的决心一样的表情,又别扭着把话硬梗在喉咙里。看着眼前那个叼着烟笑的一脸促狭的混蛋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一冲动就脱口而出了。




“喜欢你。”


“说完了?”


“……叶修你什么意思啊听完就三个字接受拒绝就两字给个准像个爷们点快点快点快点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时间就是金钱懂吗闲着没事别烧钱你当你多壕啊……”


被叶修这淡定反应气得黄少天把比赛时的冷静全扔了拼命大吵了起来。所以,为了黄少天不要又把自己说得头晕,叶修决定还是先不要逗他玩了。




“我也是。”


“啊……?”






看上去好像已经晕了啊。












03














“哟,早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谁躺在自己身边,铠甲硌得背有点不舒服,侧过脸的时候透过疯长的杂草的缝隙看见了君莫笑仿佛一直面对这边的脸。他说:“你醒啦?”


“……我再睡会。”




“嗬,还带赖床的?哥可是难得和你一起在这边。”


这边——流木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下线的、被删除的账号存在的世界B。君莫笑的控制者似乎是个经常在的网游里的人,和他不一样。




在这边不受控制的时候,也没有打算再和世界A那样打来打去了,干脆一起躺在草地上聊天。


君莫笑似乎跟着自己的控制者很久了,但是在世界B呆了很久。


他说,觉得世界B很讨厌。


流木看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只好转移了话题。








作为帐号卡自然是将目标定在自己之上的那些存在,那个仿佛有着顶端优势压着自己没法超越的存在——努力,直到超越。




“我的话挺羡慕那个夜雨声烦的吧……很厉害啊。”


“是吗。”


君莫笑笑了笑。


“那你呢,你还没说你有没有崇拜谁喜欢谁?”问出来之后被君莫笑盯了好几分钟才反应了过了——君莫笑没有顶峰,就算是平地,也是单独切割出来的。




然后。


他说,我没有在意的人。






至于后面的琐碎的对话,他就不记得了。


流木只记得当时自己如何愚蠢地想着,要是一直这样留在世界B也不错。






无尽辽阔如同连接着地平线的蔚蓝天幕。


要是在那边也能这样就好了……就像各自的控制者一样相处着。










05










“喂喂喂喂喂”一连五个喂连流木都觉得这个控制者真是超烦。自从被控制者带到了君莫笑面前之后传输和接受信息流动的时候就越来越奇怪,但是也并不影响动作,只是不舒服而已,尤其是对象是君莫笑的时候,有种不知道是烦躁还是什么的……感觉。




对面的反应倒是淡定,虽然不在一个地方,但是流木已经自己想出了君莫笑一脸不慌不忙的样子


“吵什么?”


“PK!PK!PK!PK!PK!”


“下副本呢!”


 


“下什么副本啊!!你有点职业素质,下副本那是你该干的事吗?快来竞技场,你需要高水平的对手帮你保持状态。”


“副本中……”


“你们两个混账啊!!!”


“真在副本,有空的话再说吧!”






控制者像是被逆毛摸撸炸了一样,但是流木和君莫笑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步得让人惊讶——当然,谁也不知道。 










04










想一起战斗。


想一起聊天。


想一起看着永远不变的天空。


想听那个家伙用自己不讨厌的方式开玩笑。


想看着对方。


想被注视着。


在这片永远的天空之下,也同样永远地在一起。






明天也、这样由心欢笑。


没有通道连接的世界A与B,继承了控制者的思念——“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心里像是有一双手擅自弹奏起了欢乐的曲调,但是,不讨厌。


















00





苯不能和酸性高锰酸钾反应。
其碳与碳之间的化学键介于单键与双键之间,因此同时具有饱和烃取代反应的性质和不饱和烃加成反应的性质.苯的性质是以易取代,难氧化,难加成。














00








“我说啊老叶,你退役了还想着在网游里面闹腾呢,快快快躺床上去,一会我过来也暖和一点。”


“哟,剑圣大大真是有钱任性啊。得,堂堂荣耀教科书退役以后沦落到暖床了,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今非昔比啊……”


“……算了算了随便你吧……!不行不行我跟你说不准去蓝溪阁那边欺负小卢啊不然本剑圣……”


“行了行了,也不怕脑袋说晕。”












06










苯的同系物中,如甲苯,因为苯环对甲基的影响,使得甲基比较活泼,所以能被酸性高锰酸钾氧化为苯甲酸,且不论支链多长氧化产物均为苯甲酸。但是如果与苯环直接相连的碳原子上没有氢原子,则不能别氧化。




















“黄少天”所拥有的账号卡那么多,有多少会那么巧合地喜欢上“君莫笑”呢。


君莫笑所见的角色那么多,怎么会那么巧合地,喜欢上喜欢他的“黄少天”的账号卡呢。




“叶修”和“黄少天”的的故事,在哪个世界都诠释着什么是“缘分”。


对吧?







背后的控制者,都是一个。我和你的结局,却是不同的。
——不,只是对于我来说不一样
流木看了看副本记录的榜单。
——这是其他人所知的,唯一的交集。
然后无人知晓。





04








“三个布衣一个皮甲,位置在边翼,能最快支援到他们的只是一队人而已。全歼或许不行,但我觉得杀个二到三人没有问题。”




流木觉得有点兴奋,毕竟有种好久没运动的错觉,大概是在这边的气氛吧,大家都是这样奋战着。想着和君莫笑一起战斗就莫名地开心。虽然嘴上是一副“你当本剑圣干什么的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语气,其实没生气没不耐烦吧。


“那还啰嗦什么,位置!”


 


两边一直都是各自活动,这次罕有碰了一下头。


“我头有点晕。”


“话多到把自己给说得大脑缺氧,你真是个人才。”


“联盟比赛不开语音是正确的……这要一场比赛一直这么嚷嚷下去,对健康很不利啊!”“放心,没有人会像你那么多话的。”


“我决定一会刷文字泡。”。


“不要挡了我视线。”


 




“他们来了!”


“从右边上吧!”


“走着……”


 


一同冲上。




这样的感觉挺好的。




 








07












某一天流木感觉到了久违的不适感,许久不见的来自控制者的呱噪震得他自己都头疼。所幸的是他在这样的信息流动之中感觉到了君莫笑的存在。






 


“你妹啊和那么多人都PK了,怎么就没时间和我打一场?”


“任务中……”


“等你进了神之领域你等着!”




流木说着狠话,却是笑着。仿佛对面就站着君莫笑。 


——君莫笑模仿了一下头顶那个“酷极了”的表情,惟妙惟肖。




但是。




再见。


他说。












那个时候,他以为那是真的还会再见的意思。










03












他发疯了一样跑遍了这个世界,终于在某一天见到了君莫笑。从神之领域那边回来了。


啊,他都忘记自己停留在这个级别多久了,原来早就相隔那么远了。




“君莫笑……”


“喂,君莫笑。”


“君莫笑!”


他冲过去,这个地方人还不算多,一边跑一边还能闪开,君莫笑就直直地望着这边,但是没有打招呼的意思,表情冷淡又疏离。


难道……










感性战胜理性的后果就是,意料之中地穿了过去。
世界A和世界B——A∩B=∅(A交B等于空集)。这是神明所制定的规则。
触碰不到。
无法改变。










“有事吗?”


流木抬起的头又低下,就那样站在原地。不管是在哪个世界……










君莫笑碰不到流木。


君莫笑忘记了流木。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了呢。








站在这片神明创造的永远不变的蔚蓝天空之下,像是遗忘了如何变化一样。
永远停留在原地。










08










他一顿,愣在原地。








很久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了,不管是世界A还是世界B。大概是觉得没有区别吧。在哪里都是被遗忘,又何必到处游荡呢,要是……又一次离开了,怎么办呢。


笨蛋。


胆小鬼。








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但是在周围轻微的信息流动中,他感觉到了久违的熟悉的感觉。


说实话,还是穿得不怎么好看,不过他知道对方和自己都是不介意的。






君莫笑。
他……
流木大概猜到了一点,现在,是世界A出现的“节日活动”,君莫笑现在在这里大概就是在进行其中一项……然而这样的景象,却奇迹一般地投射到了世界B之中。


这不可能啊。


于是,抱着几乎熄灭的希望——






“君莫笑……”


他看着君莫笑站在自己面前,两米左右的地方,眼中倒映着的——雪地,黑夜,光。唯独没有自己。




流木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雪地上怎么也停不下来。


为什么还想着不可能的事情呢?虽然说,这样细微的重合已经是奇迹般的存在了。


真是笨蛋啊。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










“我……”










02










——没有出口。
无尽辽阔如同连接着地平线的蔚蓝天幕。




永远都无法传达过去,被神明所遗弃的……这边的我们。
——明明与你一同而行的世界却又并不在此地。


——那片天空终于逝去了。




“神明”啊。


如果真的存在的话。






没有外来光源就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黑的天空之下,愣在漫天飘舞的白雪之中,像是要变成背景埋在这雪毯之下。









像是从未说过话一样,小心翼翼地、笨拙地、缓慢地。很久以前的时候从那个世界,变成1和0再变成声音传过去,有多远呢,就像他们处于毫不相干的世界中那样遥远吗。


我现在已经和他不太一样了,离开了控制者我有点话唠不起来了,看起来一点也不显眼对吧……
我们是不一样的。
你喜欢的是那样的他啊。





“我……”








和“夜雨声烦”不同、听不出一点稳重还残留少年气息的声音,带着颤抖意味几乎要掩埋在风雪交错越来越大的呼啸声中。明明还没有用力却觉得嗓子像是破了洞的窗户纸,冰冷灌入呼吸道近乎窒息。
焦躁和磨合不了的不安,想要向前却禁锢于没有控制者的渴望,这个世界——









“喜欢你啊。”







传达到了吗。
……哈,怎么可能啊。









00










他做了个梦。
梦里君莫笑在他醒来的时候躺在身边,背后不是铠甲的触感,土地不算特别硬,压住的植物轻轻地反弹挠得露出皮肤的地方有点痒,侧过脸的时候透过疯长的杂草的缝隙看见了君莫笑仿佛一直面对这边的脸。他说:“你醒啦?”


流木突然觉得光就近在眼前,又温暖又明亮。

以至于被冰冷的雪花唤醒时,手伸向空中什么也没抓住的时候他哭得像小孩子一样。





再见了。


骗子。
明明是……


















01








——“我……”












他看着突然出现在两米开外的那个陌生的少年。哽咽着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溅在雪地里无声无息,却在心里狠狠地击中了钢琴的c5键。




——“喜欢你啊。”




光全力奔跑甚至突破了静止的界限,穿越一切来到身边时却只剩下一片隐隐作痛的白。


一瞬间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如同被谁控制着——不,提起的线比起外界,更像是发自内心。露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微笑。




“我也是。”






与色彩一同逝去的过往。


被抽空迟到了不知多久的光。






要是现在抱住他的话,应该就不会哭了吧。
























——头顶是无尽辽阔如同连接着地平线的蔚蓝天幕。




他把手收了回来。








00










永别了。


永别 了。










00









我注视着太阳,而太阳只会刺伤我的眼睛。
我想要拥抱太阳,却只能触碰到一片空白。





要是一直这样留在世界B也不错——这就是无意之间,被神明所实现的心愿。


这真是神明的玩笑。





00








他看见君莫笑露出了笑容,非常轻的,向着他的方向。说了什么。
“……”
他想,这一定是错觉吧。













-Fin-























因为这个脑洞大概拖久了没有力气了……所以我写了好久,中间无数次换背景音乐,心好卵痛。要是一开始的话是这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5949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62878/


就当我顺便安利曲子吧。


顺便这个脑洞有一部分是去年叶黄阳炎写出来之前就有的了,一会我单独贴原来记下来的部分给你们大概了解一下它被我玩坏前的原样((还有自己涂了一下试试




http://tiderin.lofter.com/post/3aaca2_5e56dd3 ←带图废话




新年快乐。明年也会觉得叶黄大法好。

评论

热度(28)

  1. 梦回千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