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喻黄】我的一个剑客朋友(九&十)

长乐无伤:

虐的话更喜欢虐天天的身鱼鱼的心
小剑客与大国师的相爱相杀
天天鱼鱼你俩就矫情吧哼唧
==========




他们乘着黄少天打点好的马车,一路向南,飞驰了一天一夜,在一处河边停了下来。

黄少天斩断连接马车的套绳,目无表情地说:“过了这条河,你就回家去吧。”
喻文州撩开车帘:“少天,你同我一起回家好吗?”
黄少天摇头:“不了,我不喜欢。”
“不喜欢和我回家?还是不喜欢我?”喻文州面带嘲意,“无论是哪个都说不通吧,不然某人喝酒喝到吐血,是因为谁呢?”
阴阳怪气的,黄少天皱皱眉:“哦,我知道了。”

喻文州稍有些错愕,他开口想说些什么,黄少天不耐烦的抢在他前面:“我知道我喝吐血了,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见喻文州听了这话脸色铁青,黄少天烦躁的很,干脆调转马头背对他,“我不想再见面了。”

因为再见面,可能就是敌人了。

他催马前行,蓦地听到身后喻文州放声大笑,笑得他心绪不宁的,恶狠狠的暗骂了句“神经病”,加快了策马的速度。
此后他喻文州怎样,与自己再无瓜葛!

回到城中已是次日清晨,他骑在马上,精神不佳。此时城门打开,门口站着排列整齐的士兵,齐刷刷张着弓,只待那个满脸狞笑的副统领一声令下,百十只羽箭就会把他射成筛子。
那些拿着弓箭对着他的兵卫,是他黄少天手下的兵卫,他黄少天的兄弟!

黄少天无力的扯了扯嘴角,翻身下马,将双手伸到前面,轻轻地说:“走吧。”
天牢才不担心空无一人,喻文州走了,黄少天填进去就是了。
一命换一命而已,这样也好。
黄少天认命的蜷在墙角,闭目回忆自己这短暂的一辈子,却只想起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光。
和他下棋,吃他做的点心,让他点评自己的剑术,与他打扫庭院里的落花……一点一滴,哪怕是闲谈琐事,都被他珍而重之。
喻文州啊,仅这几个字,就是他永远的劫。






黄少天安静的等着自己的死期,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变化。他入天牢后不久,蓝国就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势如破竹,先后攻破了雨国边境大大小小十余个城镇,此时正分派三路军队向都城进攻。

许是先前喻文州的咒术起了作用,雨国此番损失惨重,军队人员数量骤减,皇帝下令,命所有囚犯即刻充军,黄少天就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强行拎去战场。
他武艺很好,却在知道自己去向的时候怕了起来,众人只以为他怕死,纷纷嘲笑他。黄少天不以为意,毕竟都不是他,不会明白他心中所想。
他只是害怕在某一天和文州刀兵相向罢了。

这场战争陆陆续续打了三年,雨国战败,被蓝国吞并,降级为城,雨国皇帝被赐死,另选皇室中一人为城主。次年,蓝国皇帝听取大臣建议,为新国提名蓝雨,开始了他新的统治。

黄少天在战场上侥幸活了下来,但那时他也不好过,被当做战俘,同其他被俘虏的雨国士兵一起,囚禁在皇城边陲几间狭小的房中,随时作为人畜献祭。
战俘营的日子痛不欲生,很多人因为忍受不了非人的虐待和繁重的劳役自尽了,活着的人也因为未知的死期而萎靡不振。黄少天不这么想,战争对每个人的改变不同,他就变得惜命不少。

他记得,当时战场上一个士兵目睹了自己爱人的死亡,士兵的爱人临终前对那个士兵说:我已经没有那个运气,能和你一起活着了……
黄少天每每想到就会觉得,一个人能和自己爱的人都活着,其实也蛮幸运的。
他知道他爱的人活着。
但他不知道,他爱的人,是否也爱着他。

喻文州活着,活得很好,而且他知道喻文州来看过他。
喻文州来的次数很少,寥寥可数的几次,每次只是远远的站上一会儿,再默默走掉。
从未进屋过,也从未接他出来。
似乎这样,就能悄无声息的模糊掉他来过的事实。

这些黄少天可以理解,他现在已经没有权利要求文州做什么了……
黄少天麻木的抚上自己的胸口。
这里,很疼。



======
天天鱼鱼真是傲娇的一比
不要冷战,友好撩天
我们还是好盆友

评论

热度(17)

  1. 梦回千寻化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