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瑞嘉】【安雷】凹凸四天王的修学旅行之夜

咸味包子:

※普普通通的学pa


 


※瑞嘉+安雷+直男金的睡衣派对


 


※四大天王有五个不是常识吗


 


※很多恶趣味的私设和奇奇怪怪的吐槽和乱七八糟的梗


 


※笑点比较奇怪


 


※人物严重OOC!!!(x3)


 


※以上OK?


 


 


 


 


 


 


 


 


 


“友尽之夜?”


 


嘉德罗斯重复着金刚刚说的话,皱了皱眉头,“你在说什么啊,渣渣?”


 


已经到了晚上,白天的兴奋劲逐渐褪去,嘉德·一直是九岁·罗斯受生物钟控制早早就摘了发箍换上睡衣,铺好床具准备休息,听到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不满的从被子里把头伸出来。


 


看到其他三个人也把目光投过来,金连忙解释道:“白天凯莉跟我说,和一个房间的同学晚上一起聊天有助于增进感情,最好是聊一些比较有趣的私事,比如爆爆黑历史什么的。”说着,特兴奋地睁大眼睛,“咱们要玩玩吗?”


 


哇,是谁给你的勇气相信凯莉的建议的,梁静茹吗?


 


并且她说了是“友尽”游戏吧!你确定可以交流感情?!


 


被四个人用着“你怕不是个耍子吧”的眼神盯着,金干笑两声:“那……那,要不我先来吧!”


 


“我来讲讲格瑞以前的事吧!”


 


“喂……”


 


“好啊!”


 


嘉德罗斯突然突破了生物钟的束缚,兴致满满地打断了格瑞的抗议,“渣渣你快讲吧!”


 


格瑞:我可能有个假的发小和假的男朋友……


 


不知不觉,五个人都铺好了被子趴在地上,中间放着打开的手电筒,像极了百物语现场。


 


“咳咳,那我开始咯。”金清了清嗓子,有点紧张,“那是在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格瑞因为各种原因寄住在我们家。


 


有一天,我在外面的花园里一个人玩耍,突然,从格瑞房间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房间的窗户刚好对着花园,但是窗帘拉得很严实。我非常好奇,就轻轻地把窗户推开,掀起窗帘的一角,从缝隙里偷看。


 


下一秒,我看到了终身难忘的景象:那个素来冷静淡漠的格瑞,一个人对着房间里的镜子,嗯,一人高的那种,一边摆着奇怪的pose,一边自言自语……”


 


“金!够了!”


 


格瑞难得紧张起来,想掀开被子堵住对面发小的嘴,结果被两边的雷狮和嘉德罗斯联手给摁回被窝。


 


“没事,金你继续。”


 


安迷修笑着对金点点头。


 


“好,那我继续了!”完全无视了发小焦急的视线,金接着开口,“额,当时具体摆了什么pose我记不太清了,大概是左手挡住脸右手伸向侧面,腰部向奇怪的方向扭曲这种吧,看上去就像某种广播体操。


 


然后他嘴里念叨着什么‘你的下一句话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人!’‘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没我帅!’‘但是我拒绝!我岸○格瑞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你们这些自以为比我帅的人说“NO”!’


 


当时我觉得格瑞可能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附身了,于是有一次,我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摸进房间,想看看是不是镜子有问题,结果……你们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金悄悄压低声音,讲鬼故事一样刻意营造出可怕的气氛,然而这种气氛被捂住脸的格瑞、努力忍住不笑的雷狮和嘉德罗斯以及抱着枕头抖成一团的安迷修给彻底破坏了。


 


“我发现……原本很普通的镜子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圈小星星!金黄色四角的那种,边缘还用深紫色的马克笔描过,在大概我右肩的地方还画了一颗!嗯,当时我觉得镜子中毒了,差点没把它砸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你特么的是想笑死老子好继承我的港口吗。”


 


“虽然作为骑士这样是不应该的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格·黄金精神的传人·瑞一脸冷漠地抬起头,“我们友尽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噗,咳咳。”好不容易从爆笑中缓过来,雷狮揉揉笑出眼泪的眼睛,“不不不,金你成功了,你成功地收获了除格瑞以外所有人的友谊。”


 


“看不出来格瑞你当年这么中二啊,”嘉德罗斯撕下星星“啪叽”贴格瑞脸上,“这么喜欢星星贴纸早说啊,我分你个呗。”然后小贴纸被格瑞冷漠无情地揉吧揉吧扔了。


 


“我和五角星党谈不来的,走了。”


 


嘉德罗斯淡定地重新摸出一个贴纸,扯掉一个角“啪叽”贴格瑞脸上。


 


格瑞:………………………………你赢了。


 


安迷修终于不笑了:“好了好了,故事也听完了,我们是不是差不多应该……”


 


“等等。”格瑞突然开口,看向金的眼神仿佛是寒冰湖的冬天,“我再来讲一个,关于金的故事。”


 


金打了个寒颤。


 


“我想想,大概也是在小学吧,有一次金缠着我陪他玩,但被我拒绝了。


 


他哭着跑回去,还说什么‘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平时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


 


很快,金又跑回来了,头上顶着拖把的墩布,抓着两块红色的塑料纸放在眼睛前面。


 


我问他搞什么幺蛾子,他说‘哼,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金了,我是潜藏在他体内的第二人格——黑金!呼呼哈哈,感受到绝望了吗,愚蠢的人类哟!我将要毁灭天地,让世界陷入黑暗!而一切的起因,都是你不肯陪金玩!现在明白了吗!想要拯救世界,弥补你犯下的过错的话,就……’


 


最后金还是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很快,他就被家务做到一半的秋姐给抓回去了。”


 


沉默。


 


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比刚才更加猖狂的笑声填满了。


 


金:格瑞你是在逼我真的黑化吗。


 


 


 


 


 


 


“太好玩了!我也来我也来!”


 


嘉德罗斯现在是睡意全无,唯恐天下不乱,“我要爆雷狮的料!”


 


听到这话,雷狮隔着一个格瑞看过来:“认真的吗,嘉德罗斯?我手上可也有很多你的黑历史啊。”


 


“怕你咯,渣渣!”嘉德罗斯隔着一个格瑞向雷狮吐舌头。


 


所以说恶(gui)友(mi)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


 


RAP BATTLE,嘉德罗斯VS雷狮,开始!


 


“雷狮你以前ONE PIECE看多了天天喊着‘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和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组了‘雷狮海盗团’,声称你们分别吃过雷电果实、公斤果实、暗影果实和狗狗果实,拿澡盆当船,扯了床单画海贼旗!我还记得你画的旗子,骷髅头上绑着块头巾,看上去像扎了个双马尾!”


 


“嘉德罗斯你别得意!是谁看完西游记之后把路边的路障当金箍棒,半天拔不动还安慰自己‘不愧有一万三千五百斤’的!拉上雷德和蒙特祖玛说‘不管唐僧了八戒悟净我们自己去西天取经’!你那时候买的紧箍咒发箍现在还能戴上!好好想想这么多年是不是光增重不长个了!”


 


“说到长个我九岁一米六你不服气吗!是谁因为身高不够不能坐海盗船而哭了一天的啊!”


 


“你九岁一米六那是透支了以后长高的潜力!说生日那天十岁过完生日就回到九岁的是你没错吧嘉九!”


 


“卧槽谁特么是嘉九!很好雷狮你逼我的!你玩舰R婚了十艘声望但其实你看着声望心里想的是安迷修!还说想要十个安迷修穿女仆装来侍奉你!”


 


“卧槽嘉九你特么连这都说出来了!那就不要怪我放大招了!你暗恋格瑞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写天降VS竹马的耽美小说!还都是天降大胜利竹马金毛败犬(金:关我peace?)仿佛忘了你自己也是金发!”


 


“那你追安迷修的时候还堵过艾比跟她说‘只要离开那个男人这张支票随便你填’呢!这么羞耻的台词你是怎么说出口的!”


 


“少来了!你有好到哪里去吗!‘格瑞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你说的吧!”


 


“某人是不是还说过‘要是安迷修跪下来对我宣誓的话我就立马和他结婚’啊!”


 


“你私底下写给格瑞的情书夹在你书柜第二层左数第七本书里面!要不要我现场背两句!”


 


…………


 


…………


 


…………


 


感觉气氛好像不太对劲啊…………


 


金裹着被子瑟瑟发抖,迷茫地看着格瑞和安迷修挂着——那种凯莉看的小说里形容的——宠溺的微笑,注视着自家男朋友。


 


金:我常常因为我不是GAY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金:我可是个直男你们都在给我听什么东西(害怕.jpg)


 


金:这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你们真的不去阻止一下吗?!


 


 


 


 


 


 


看着差不多了,安迷修再次站出来打圆场:“你们也差不多说够了吧,别再……”


 


“还有你!安迷修!”


 


本来只想劝个架却被男朋友怼了的安迷修表示很委屈。


 


雷狮似乎是爆黑料爆上瘾了,敌我不分,枪口直接转向安迷修:“来来来,我来讲讲你的黑历史吧,最后的骑士。”


 


歇了口气的嘉德罗斯缩回被窝,乖乖挪向格瑞,等着看好戏。


 


“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在学生会中担任风纪委员长一职,待人礼貌,温文尔雅,热爱学习,严于律己——以上这些,都只是表象!”


 


雷狮冷笑一声:“劝诫无数同学远离辣鸡游戏的安迷修,其实本人也是辣鸡手游的忠实爱好者!”


 


!!!


 


三人猛得看向安迷修,视线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那一刻,三人终于回忆起了开黑时突然被强制断网的恐惧,以及眼睁睁看着段位不断下跌的耻辱。


 


安迷修的脸腾得一下红了:“恶党你?!说好的保密呢!”


 


“并且,”雷狮不为所动,公私分明,大义凛然地继续破坏委员长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那款万恶的手游隐藏在安迷修一堆办公APP的后面,密码是他的生日,其名为——


 


——马!之!王!子!殿!下!”


 


“住————口————”


 


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饱含着浓烈的绝望与令人心碎的悲痛,即使是最冷血的人,也会为之动容,但在座四人平日里没少受安迷修的约(ya)束(po),一时之间竟无人表达最基本的同学情谊,只是冷眼看着又一个艹好的人设彻底崩掉了。


 


嗯,我可能有点理解凯莉了。金这么想到。能撑过这个晚上不绝交的都是真爱啊!这也算是从某种程度上的增进友谊……吧……


 


 


 


 


 


 


“不行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我也要爆料!”安迷修愤然拍地而起,却在张口时卡住了。


 


金和嘉德罗斯他不是很了解,雷狮的老底又被抖得差不多了,至于格瑞,他手里还真的有一个大新闻……


 


不过……


 


……


 


说出来会死人的吧……


 


想想还是觉得住嘴比较好的骑士正准备默默缩回被窝,“哈?你倒是快说啊,没马的骑士大人!”突然被雷狮这样挑衅了。


 


安迷修的呆毛噌得一下竖了起来:“爆就爆!格瑞!”


 


格瑞:???怎么又是我???


 


“其实你在B站上有一个账号!ID为所见皆可斩,是个舞见,虽然跳舞带着口罩但我还是认出你来了!


 


有一次你在直播和粉丝互动的时候,暴露了自己有一个九岁的恋人(嘉德罗斯:喂!),当时弹幕刷了一片‘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对此,你的回应是……”


 


格瑞的脸瞬时变得惨白惨白的。


 


“‘反正该做的都做过了,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你是这么说的吧!”


 


轰——!!!!!!!!


 


安迷修的话语掷地有声,仿佛向房间里丢了一颗原子弹,房间里诡异的沉默了一瞬,又立即被暴起的喧嚣打破。


 


“格瑞!你居然是这样的发小!嘉德罗斯他还是个孩子啊!不对!你也没成年啊!”By三观受冲击的金


 


“等等!我和安迷修还都只停留在接吻的阶段啊!你们居然已经乘上大人的电梯了?!”By莫名其妙感到不甘心的雷狮


 


“你!你居然连这个都说!出!去!了!格瑞你啊!!!!”By羞耻到想灭口的嘉德罗斯


 


“安迷修你——!嘉德罗斯你冷静一点!”By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茬的格瑞


 


安迷修:……完了,我似乎捅了个大篓子……


 


 


 


 


 


 


这场骚动最终引来了丹尼尔老师。


 


没有人知道这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金把从凯莉那里拿来的“全场最佳”的发贴,贴在了安迷修头上。


 


 


 


 


 


 


———————————————————————————————


 


emmmmmm其实本来只是想写嘉德罗斯vs雷狮那段的,结果不小心放飞自我过头了(望天)


 


恭喜瑞嘉tag进热门!我好开心啊(喜极而泣.jpg)!



评论

热度(470)

  1. 梦回千寻咸味包子_坐等士郎落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