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关于拉票这件事】继续撒糖,醋坛子吞出没注意

慕弦:



“票选平安京最萌式神组合,谁是你心目中的好基友or好姬友?”
“挚友你看我们也上榜了诶,”茨木指着榜单对酒吞说。“哦。”酒吞头也不抬,继续喝酒。把榜单细细看了一遍,茨木终于发现了不对,“为什么我和挚友的组合不是第一?!!那对鬼使兄弟居然在我们前面?!”“喂你在激动什么啊。”酒吞斜了茨木一眼,茨木握紧拳头,一脸义愤填膺,“当然啊!怎么可以有人排在挚友之前呢!挚友才是最强的!”
酒吞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罢了,这种东西没什么好争的。”
“不,挚友的位置由我来守护!”茨木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待我去灭了那鬼使兄弟!到时还有谁——唔!挚友为什么打我?”“不要动不动就打架行吗?你忘了上次吗,你自己被咕咕揍了不说,还连累我陪你去听晴明那个家伙说教,你能不能给本大爷安分点?”
“可是……挚友才是第一,他们在挚友前面……”被斥了一通,茨木垂着头道,直到一只温暖的手在他头顶揉了揉,“都说了没什么好争的,蠢货,来陪我喝酒。”
金眸重新亮了起来,那样子简直像是某种大型白毛犬在欢快地摇着尾巴。酒吞摇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概是喝多了吧。




以为茨木会这么消停的他,真是太天真了。
酒吞捂着脸,无奈道,“你到底想干嘛?”“挚友说不能用武,我在和平地给挚友拉票啊!”茨木回完话转头盯着一旁的路人,手中的投票箱重重地往地上一搁,挤出一个杀人般的笑容,“喂,愣着干嘛,给挚友投票!”
路人:向迷弟势力低头。
你获得【投票券×1】
茨木:怎么样!挚友我是不是很能干!
酒吞只觉得头更疼了。
“我说你这和武力有什么区别?”“我没有放技能啊。”“……你这样拉不到票的。”“啊?那挚友说,要怎么才能拉到票呢?”“不要一副威胁人的口吻啊。”“哦哦这样啊!”
正好一个路人妹子朝着投票处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揣着一张投票券,环顾四周,朝鬼使兄弟那边走了过去,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面容隐没在阴影里,只有一对金色的妖眸亮的吓人,“啊是茨木……”妹子吓得后退了几步,“喂,女人,”茨木将投票箱递到妹子面前,“给我挚友投一票吧。”
总算不是威胁了,妹子有些犹豫,“可我也蛮喜欢鬼使黑白他们的……”“不投的话——人家就用小拳拳捶你胸口哦~”酒吞还没咽的酒差点喷出来,这家伙怎么就听不懂话呢,“给我过来!”酒吞拎着茨木的领子走远了,留下呆怔的妹子,“那个,票……”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来给我拉票的,”酒吞抱着胳膊冷笑道,“拉低票数。”“挚友……”茨木的话里有些委屈,但看看周围,只有他们这儿最冷清,是他做的不对吗?
“行了你就给我安生坐下喝酒,再搞事打断你的腿。”“好吧……”茨木闷闷不乐地盯着酒盏中倒映的映像,白发的妖怪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往常醇香的神酒入口也没了滋味,要是他能有用点是不是就能帮挚友拉到票了?
这时鬼使黑白那边倒是热闹,那两人立在那里,举手投足间都是十足的默契,鬼使黑抱着手站在一旁,鬼使白则是笑着感谢投票的人,而两人身侧站着的白童子和黑童子,一人捧着一个投票箱,那软软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头。
什么嘛,和挚友完全比不了啊……茨木咬了咬唇,如果是这样,他凭什么不行。
“嘭”原地腾起一阵烟雾,酒吞眯眼,这家伙又搞什么幺蛾子?烟雾散尽,原地只剩茨木的盔甲。
酒吞:???
盔甲下面有什么缓缓蠕动着,一颗白色的小脑袋从衣物里冒了出来,似乎不太适应骤然变大的世界,金眸中闪过一丝迷茫,但望到一边的红发鬼王时,那双眼立刻眯成了两弯月牙,软糯的童音响起,“挚友~”
酒吞一怔,久远的记忆被唤起,他们时隔多年重逢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酒吞童子,可茨木却失去一身妖力,变成了幼年的体态。那日茨木见到他时,也是这般笑着,用与他记忆里完全不符的声线唤他“挚友”。
兜兜转转,这家伙还是没变啊。
“啊,啊啾!”一声喷嚏声唤回酒吞的思绪,却见茨木有些苦恼地看着对现在的他来说过于大的衣物,“唔,光想着变成这样,忘记衣服不能一起变小了,伤脑筋。”“喂,过来我给你穿衣服。”“诶?挚友从哪里找到的?”“别废话,过来。”酒吞低声道。
熟稔地给变小的茨木穿好衣物,白发扎好,恩,和小时候一样,酒吞满意地停了手,伸手戳了戳茨木的小脑袋,“喂,你变成这样想干嘛?”金眸闪着光,“当然是为了给挚友拉票啊~”
见酒吞没有回话,茨木又赶紧补了一句,“挚友请相信我!这次不会出问题了!”说罢就向投票箱跑了过去,小短腿看着那叫一个费劲。
“傻瓜,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酒吞叹气,“酒葫芦,他抬不动,你去帮他。”




某六十大佬,握着探索刷的一沓投票券,悠闲地走到了投票处。
望着四个组合,在一众基佬里樱花与桃花妹子是如此的清丽动人,超凡脱俗(喂还有鲤鱼精和河童呢),直男大佬毅然决然地朝着樱桃组走了过去,直到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袖。
他低头,对上一双闪闪发光的金眸,“可以投一票给我的挚友嘛?”大佬:???这谁家孩子???怎么长得有点像茨木?
见大佬没有投票的意思,茨木闭上眼暗暗发力,“biu”在大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白色的脑袋上冒出了一颗小星星!茨木忙伸手接住了那颗星星,转头看向呆滞的大佬,把星星献宝似的举了起来,软软的声音里透着期许,“我拿这个和你换好不好?”
感受到那落在他手中投票券上的灼热视线,大佬只觉得喉咙发涩,找不出话拒绝眼前的人,半晌才道:“好。”
直到那小小的身影走远,大佬还站在原地,望着手里的星星出神。
是时候把以前的茨木碗拿出来了。
以上对话经历过多次之后,酒葫芦顶着的投票箱已是满满当当,茨木一脸紧张地盯着榜单,他们的票数只差一点就可以超过鬼使兄弟了,白光闪过,榜单再度刷新,新的票数出现在他们头像下方,超过了!太好了挚友终于是第一了!茨木一激动脑袋上又冒出来好多小星星,他回头高兴地道,“挚友你看我们现在是——”
他的话顿住了,因为身后空无一人。
“挚友?”




“啊我就知道挚友在这里!”枫树后探出来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他兴冲冲地朝坐在枫树下的鬼王跑了过去,然而对方自顾自地喝着酒,并没有搭理他。
金眸里闪过一丝忧色,他伸手扯了扯酒吞的袖子,“挚友怎么了?有什么人招惹你了?”“你很烦。”酒吞瞥了他一眼,不耐烦地把袖子从茨木手中扯了出来。“莫不是挚友心里还是放不下那鬼女?既然如今她已被晴明收做式神挚友应当放心才是,不要再——”“说了多少次,我的事不用你管。”酒吞径直打断他的话,茨木有些手足无措地望着他,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气氛顿时沉重起来。
是他做了什么让挚友不高兴了吗?
沉默良久,茨木起身迈开小短腿朝枫林外跑去,只留鬼王一人在树下喝着酒。
“啧,”酒吞看着茨木离开的方向,只觉得心头那阵无名火烧的更旺了,他用那种样子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吗?
可没过多久,他听到重物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听着都让人觉得吃力,那抹白色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茨木仍是那个小小的样子,正拖着那个装满投票券的笨重箱子朝他走过来,怎么,来和他邀功吗?酒吞冷笑一声,坐在原地未动,静静看着茨木动作。
终于把箱子拖了过来,茨木长出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向冷着脸的鬼王,笑着说,“挚友看~大家给我们投了很多票呢。”
“哦,所以?”
“所以大家心里挚友也是第一啊!挚友最厉害了!”
“呵,那你也是如此想的?”
“当然啊!挚友永远是最强的!”“那你既然觉得我是最强的,又何必去帮我拉票?照你的话不需要拉票我也是第一吧。”
“我——”茨木一时语塞,酒吞笑了笑,这家伙还是什么都不懂。也罢,他不需要他懂。
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抱着一样东西,走到他身前,他抬眼却怔住了,茨木怀里是一颗硕大的星星,大到只有一只手的茨木小心翼翼才不至掉在地上。那星星闪烁着灿烂的金色,一如抱着它的人那双灼灼的金眸,让他忍不住别开视线,“那个挚友,这个送给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虽然我知道挚友是最强的,只不过一时被他们超过,可是我,”茨木顿了顿,低着头抱紧了怀里的星星,“我怕挚友会不开心。”
“虽然挚友本来就是第一,但我还是想做点什么,所以我才去拉票的。”
“我没什么用,也给挚友拉不到票,还惹得挚友不开心,我,我,”那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茨木有些紊乱的呼吸声,“你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僵硬,那小脑袋一抖一抖的,好像哭了一样,他的手踌躇地停在半空中,不知该落下还是挪开。
“挚友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茨木抬起头,几颗可怜的泪珠缀在白色的睫羽上。
“真拿你没办法。”
蓦地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里,茨木愣了下,也用自己短短的小爪子努力回抱着身前的人,“以后少自作主张做这种事了,本大爷不需要。”茨木用力地点了点头,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小脸上绽放,“恩!挚友最好了,最喜欢挚友了!”
“你说什么?”
“我最喜欢挚友了!”茨木用更大的声音重复了一遍,眼前的人似乎被逗乐了,低低地笑出声来,附在他耳畔道,“变回来。”
茨木下意识遵从眼前人的话变了回去,白雾散去,他却是浑身赤裸地被抱在鬼王的怀里。
茨木:Σ( ° △ °|||)︴忘记变回来没有衣服了!
他有些慌乱地开口,“挚友我的衣——”“不需要。”鬼王的手扣在他脑后,堵住了他的唇。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事后,酒吞把玩着茨木白色的发梢,看着已经睡着的茨木,抱在怀里人腰间的手紧了紧 ,低声道,“你的星星都是本大爷的,不准再给别人了。”
似乎是听到熟悉的声音,茨木无意识地在酒吞胸前蹭了蹭,露出一个安适的表情。
目睹一切的酒葫芦:妈的死给。

评论

热度(239)

  1. 梦回千寻慕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