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酒茨】饿鬼吞了隔壁的茨木

A_nan:

-一个很久之前撸的脑洞-

-空巢老吞和刚出生茨苗的故事-

-看到饿鬼界面还专门跑去结界试验了一下2333-



——————【正文】——————

“这个茨球哪里来的?!”

非洲阴阳师激动的用手捧着自己黝黑的脸,看着坐在庭院里被寮里其他式神围在中间的白色小团子。

白毛 红角 一张天使般粉雕玉砌的小脸,阴阳师最后排除了这是河童的可能。

“是...是网易爸爸看我太非发给我的低保吗...”阴阳师颤抖着双手走过去想要抱起坐在地上金光闪闪的宝贝,一双手先他一步的将团子抱了起来。

“别乱动。”寮里的六勾大佬瞪了一眼流着口水盯着茨木的阴阳师,将自己怀里白色的团子抱紧了些。

妈的辣眼。

非洲阴阳师默默看着自家酒吞一边抱着茨木一边将几个达摩扔到寮里的小饿鬼面前,心满意足的抱着茨团走了。

“难得酒吞愿意跟寮里的其他式神处理好关系啊,可是为什么是饿鬼?”非洲阴阳师看着饿鬼将酒吞扔给他的几个达摩一个接着一个的塞进嘴里。

非洲阴阳师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阴阳师叫来今天和酒吞一起组队的山兔还有座敷,问道:“家里的茨球哪里来的?”

“兔兔也不清楚啊...就今天鬼王大人翻式神技能界面的时候看到了小饿鬼的界面,突然眼前一亮就带我们去打结界突破了...”

经山兔这么一说,非洲阴阳师才想起来前几天打突破的时候曾经在一个23级的小号的结界里面看到过一只小茨团,毛绒绒的一只站在结界里面举着球,一看到自家酒吞就开始猛叫挚友。

阴阳师看着自家鬼王笑的一脸温柔宠溺将鬼葫芦一提转身出了结界。

“儿子你去哪?”

“不打了。”酒吞说完还补充道:“以后也不许打。”

那一天,酒吞打任何副本都心不在焉。

他就说那天自家儿子怎么了,原来是恋爱了。阴阳师拍了拍自己不灵光的脑袋让壁涂把寮门堵上了,就怕人家茨球真正的主人跑过来要人。

比起他阿爸在那边战战兢兢,这边的酒吞倒是落得自在开心。

他从误入这个非洲寮开始就单身许久了,这个阴阳师非的惨绝人寰,他都已经6勾满级了,连个茨毛都没有见过。一想到之前隔壁寮的酒吞天天搂着他家茨木从他面前路过,自己那颗单身吞的内心就拔凉拔凉的。

酒吞满足的将怀里用软绵绵毛绒绒的头发在他胸口乱蹭的茨木又抱紧了些,在这个冷漠的阴阳寮里,只有这茨球还有点温度。

“挚友!我们来打架吧。”茨木说着,举起自己小爪子上的球球,笑的一脸灿烂。

酒吞转过头掩饰着自己脸上的笑容,说道:“安静点,你觉得你现在这样打得过本大爷吗?”

茨木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上小小的球又看了看酒吞身后的葫芦说道:“不愧是我挚爱的挚友!这样敏锐的洞察力和清晰的头脑!”

又开始了。

酒吞好笑的看着小小的茨木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的样子,在茨木软软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挚友?”茨木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笑的一脸温柔的酒吞说道:“挚友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嗯,因为本大爷也终于有个傻瓜陪我喝酒了。”

茨木呆愣愣的看着酒吞的脸,粉色的樱花花瓣被风吹起,酒吞逆着光的脸上挂着他印象中从未对自己展露过的温柔笑容,紫色的眼睛含着些茨木读不懂的情绪紧紧的盯着自己。

他出身的寮里,阴阳师并不常出现,很多的时候他都只能被拘束在那个小小的寮里跟雪女一起坐在屋檐下望着院子里富有年代气息的地藏像发呆。

院里张着一层他看不到的结界,将他禁锢在四方的天的院落里,他以为自己此生就要这样在一个荒凉的院落中度过了,落满灰尘的石阶的每一级被他写着酒吞的名字。

那算是一点自己最后的期盼。

期盼自己有一天可以再次追随自己崇拜的挚友。

妖生漫长,他为了酒吞童子等得起。

功夫不负有心球,他终于在守卫的结界中见到了他的挚友,许久未有过的战意燃烧着他每一个毛孔,他终于喊出了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字眼。

“吾的挚友酒吞童子啊!”

那天酒吞并没有打他,而是在过了几天后带着一只饿鬼又来到了他的结界里。

他听到饿鬼对他的挚友说道:“鬼王大人,就是吞掉对面那只汤圆吗?”

他挚友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事儿成了回寮里白蛋黑蛋随你挑。”

后来的事情他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对面的饿鬼突然斗志满满的冲了过来,把自己吞了下去。

他找到了属于他的挚友,并且他的挚友也非常的需要他。

茨木紧紧的抓着酒吞的衣角,满足的在酒吞的胸前蹭了蹭。他等这一刻太久了,强大的妖力和神酒的香气再一次充斥他的生命。

茨木想着,拉了拉酒吞的袖子说道:“挚友。”

“嗯?”把脸从茨木毛绒绒的头发上移开的酒吞应道。

“挚友,饿鬼真是个好鬼,吾觉得吾务必要去感谢他一下。”

酒吞想了想,点了点头。

寮的另一边,坐在自己房间里啃达摩的饿鬼打了个喷嚏。

“牙白...还是想吃那只汤圆。”

-END-

评论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