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酒茨]定制产品

西风漂流:


  • 傻白甜 一发完


  • ooc 码代码码得放弃脑子 一切产品功能都是大胆假设,不会实现[





世异时移,妖怪们陆续享受上了现代生活的便利。


酒吞童子也弄到了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正对着一堆初始设置发懵。


他心烦意乱,抬眼就看到旁侧笑得傻气兮兮的茨木童子——化了形,隐藏起了鬼手,现下是英俊的人类男子模样。


他早年是坑蒙拐骗的一把好手,脑子活,乐意接受新事物,现如今这些电子玩意儿也都倒腾倒腾就上手了。


酒吞挑了挑眉毛,把笔电往他那儿一推:“你给我搞定它。”


茨木喜滋滋地接过笔电,手速飞快地过完了初始设置之后,鎏金的眸子一转:“吾友!吾给你安装一个电脑助手吧!”


酒吞:“什么玩意?”


茨木:“帮你记录日程、清理磁盘,还有……保护网速之类的!”


酒吞:“一定要安装吗?”


茨木:“嗯嗯,装了比较好!”


酒吞:“这……好吧。”




茨木当场没给他装上,几天以后又揣着u盘来了,对着酒吞的电脑捣鼓了半天。


酒吞:“这么麻烦?”


“嗯……吾准备的这个程序比较大,”茨木语气有点虚,“前期准备做好,用起来就爽快了。”


酒吞将信将疑地应了一声。


又过了好一会儿,茨木猛地把笔电合上,双手捧着给酒吞递了过去。


“好了!”


酒吞觑他一眼:“好了就好了,你怎么把它盖上了。”


茨木眨眨眼:“啊!吾以为挚友今天不需要用它了……”


说完了就要告别,竟没表露出一丝丝留念。


酒吞蒙蔽了两秒,试图挽留:“这玩意……怎么用?”


茨木一本正经道:“以吾友的智慧,肯定一看就懂!”


酒吞只能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酒吞回到书桌旁坐下,复又打开笔电。


屏幕刚亮起来,桌面右下角就腾地冒了一个云朵特效,紧接着云朵后面颤颤巍巍地爬出来一个白发小妖怪。


它把云朵抓到身后收好,跑到屏幕中间,咧了个特别灿烂的笑。


头顶冒了一个硕大的文字泡: “吾友!伟大的酒吞童子!欢迎支配我!”


酒吞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半响,他挤出一句:……MDZZ。




小妖怪没得到指令,在屏幕上四处张望,扒住一个文件夹就想往里钻。


酒吞回过神来,拿光标呼噜了一下它的脑袋,于是它松开文件夹,立正站好,眨巴眨巴眼睛,头顶又冒了个文字泡。


“吾友吾友!你终于要支配我了吗!”


下边浮出一条工具栏:


-------------------


|      召唤亲爱的茨木童子   |   其他   |


-------------------


| 状态:见到了强大英俊的吾友!开心!|


-------------------




功能呢?一个电脑助手要什么状态栏?


酒吞松开鼠标,抓起手机就吼:你这搞的什么傻逼玩意?






结果酒吞还是用了。


他对着手机骂完一通,那边掏心掏肺地表示:一定特别好用!绝对特别好用!


酒吞疑信参半地放下手机,刚回过头,就看到小妖怪握着拳头咣咣咣地砸屏幕。


他吓了一跳,把光标移过去又呼噜了一下它的脑袋。




“吾友!开一下语音!吾听不到你说话!”


小妖怪在屏幕里急得蹦蹦跳跳,酒吞看着,心里咯噔一声。




“好吧……现在听到我说话吗?”


小妖怪兴高采烈地点点头。




酒吞上网查资料,小妖怪就扒着窗口角落在瞧。


页面对它来说实在太宽,于是它伸着脖子摇头晃脑,小红角跟着晃啊晃。酒吞一边浏览信息,一边不由自主地就想往那儿看。


“喂,你别动。”


“吾看不到。”


“你看这个干什么。”


“吾友看的吾也想看!”


“你影响到我了。”


“抱……抱歉!可是吾想帮挚友记录信息……”


“什么信息?”


小妖怪报出一堆酒品名称和相应的网址,全是酒吞刚刚浏览过的。




“你这不是……和那历史纪录的功能差不多。”


“不一样!”小妖怪急道,它也不报名字了,把酒品名都列到文档里,指着文档给酒吞讲,“吾把这些信息都给筛选了!挚友你看,这些是不是都是你感兴趣的?”


酒吞仔细看了看,大部分还真是。


“你怎么知道?”


“嘿,吾跟了挚友这么多年!”




酒吞乐了,他猜测这小家伙大概是属于人工智能一类的范畴,心说茨木这家伙真行,这种技术都能搞到手。


他指点道:“其实这种、这种、还有这种我都不喜欢。”


一边说着一边拿光标指酒品名。


小妖怪聚精会神地听着,跟着指点就把文档上的信息给删掉。


删好了,它抓起文档啪嗒啪嗒地折了几叠,就往身后一塞。


“行吧……”酒吞咕哝了一声,把窗口缩小了些,也不再赶它了。




过了几天,酒吞不得不承认,这助手确实还挺像点样子。


每天一大早帮他把日程给排好,整整齐齐地列在桌面上,因着它的存在,笔电简直实现了语音操控,解放了酒吞面对键盘不太灵活的双手。


基本上是指哪儿打哪儿,全由小妖怪代劳。




也有不像样子的时候。


这天酒吞回到公司,心不在焉地打开笔电。他看着屏幕从暗到明,忽然就眼一瞪手一抖。


把桌面的水杯也撞挪了几厘米,里面的水哗地溅了出来。


他手忙脚乱地去拿纸巾,旁侧的青行灯一脸好奇地凑过头来:“怎么了?”


问完这话她也哎哟喊了一声。


屏幕背景是一位英俊男子的半身,面庞轮廓分明,鼻梁直挺,因着陷入酣睡的缘故表情意外柔和,额上是睡熟了忘记隐藏起来的红角。


“可以啊,很可以啊……”青行灯发出了孺子可教也的感叹。


酒吞回头瞪她,青行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把青行灯送走以后,酒吞对着屏幕,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出来。”


一个云朵特效之后,白发小妖怪冒了出来。


“这怎么回事?”


小妖怪疑惑地侧了脑袋。


“桌面背景怎么回事?”


“噢!其实吾有自动切换桌面背景的功能!”小妖怪笑嘻嘻地说,“原来的背景都看腻了吧,吾给挚友切换了一张!”


“你从哪儿弄来的这照片?!”


“吾……吾稍微翻了一下挚友的照片集。”


它眨了眨眼睛。


酒吞的冷汗刷一下下来了。


他想起什么似的,右键-设置-权限,把所有打上的勾一个个去掉。


“吾友!把权限都去掉的话吾就不能帮助挚友了!”小妖怪急道。


酒吞愣了愣,一脸勉强地勾回几个选项。


“这样就好了。”


他对这件事作了定论,回神开始想工作的事情,对着屏幕上打开的文档指指点点,嗯……对,这件事还要再和阎魔讨论一下。还有这个,让妖狐做一下解释,看他捅的什么乱子。对,让媒体把事情盖过去。


小妖怪手忙脚乱地记录着。


椅子转了一圈,酒吞命令道:“你联系一下红叶,让她下午来见我。”


“不要。”小妖怪答得理直气壮。


酒吞懵道:“为什么?”


他想了想,试探地补了一句:“是工作上的事。”


小妖怪不情不愿地调出了聊天框,两秒后又把它一扯,就给捂身后了。


酒吞怒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听话?”


小妖怪眼神乱飘,颇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但就是不放开聊天框。


酒吞怒从心头起,又调出设置-权限,把刚打上的勾都取消了。




小妖怪不得不放开聊天框——现下它什么都抓不住也什么都听不到。


它的脸开始发红,圆瞪了眼睛,咣咣咣地敲屏幕,表情特别委屈。


酒吞八风不动。


“既然无法帮助挚友的话——”它三两步跑过去,扒开回收站就要往里跳。


酒吞老神在在地看着它。


小妖怪扑通一下消失了。




酒吞终于舍得动手了,他点开回收站,按了一下恢复文件,按完了看着手足无措的小妖怪冷笑一声。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快捷方式。”


想起来它听不到,酒吞调出文档,把这句话又输入了一遍。




小妖怪看起来有些蔫头耷脑的。


他嘴角往下一咧,从身后抓出云朵,身子往里一滚就消失了。




酒吞也不理它,开始处理工作。结果之后的两三天里,小妖怪一直没有出现,点击启动程序也没反应,后台的任务进程也瞧不着它的存在。


颇有一种冷战到底的气势,酒吞气笑了,把茨木喊过来处理。




茨木全神贯注地抱着笔电倒腾,十几分钟后,小妖怪探头探脑地从角落里爬了出来。


“好了!”茨木把笔电放到一边,疑惑道,“可按理来说它应该很听挚友话的呀……”


“我们发生了一点争执,”酒吞解释,“关于权限的问题。”


“欸?”


“它翻我的文件夹,我不让它翻。”


酒吞下意识就没提聊天框的问题。


“抱、抱歉!”茨木不好意思道,他一急,把笔电抱了回来,调出程序就开始对其进行思想教育。




酒吞不由得伸手呼噜了一把白茸茸的脑袋。


茨木顿觉通体舒泰,他福至心灵,一拍大腿:“吾友!吾顺便给这玩意儿升升级吧!”


酒吞心里咯噔一下:“你还要搞这玩意?”


茨木点点头:“搞,怎么不搞?我给它加新功能!”




没过几天,茨木准备好了更新包,抱着笔电又捣鼓了一通,捣鼓完了坐在沙发上就嘿嘿地笑。


连酒吞在他面前走过也没舍得抬眼。


酒吞走过去猛的往沙发上一坐,沙发挺大,他偏往对方那儿挤。


茨木一边身子跟着沙发的变形陷了下去,他疑惑地抬头,眼见着酒吞把头也凑了过来。


酒吞冷着脸问:“搞得怎么样?”


这一看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更加色彩斑斓。


这升级升得太张扬太奔放了,体积*2,智能*2的那种升法——白发小妖怪隔壁站了一位新朋友。


这位朋友看得出很有想法,即使是三头身的躯体也不忘敞露一下胸膛,鲜艳的红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无风自动,飞得极其杀马特。




酒吞一惊:“这什么傻逼玩意?”


茨木乐不可支:“升级版呀,功能更多了。”


说着就把光标移到它身上——一个工具条浮了出来。他下拉装备栏,然后点了一下“鬼葫芦”。


一个葫芦从屏幕右侧咕噜咕噜地滚出来,红发妖怪迈开小短腿跑过去,张开双臂就要抱它。


抱了一下,葫芦没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茨木毫不留情地笑了起来。


下一刻后脑勺就挨了个巴掌。


他吓得一缩脖子,转头讨好地看了看挚友。


“……都怪这葫芦,怎么能设定得这么大。”


酒吞的脸色忽明忽暗。


他心思一转,决定不再就这没用的东西浪费时间,直入主题问:“新功能是什么?”


茨木一脸献宝的模样,又去调出工具栏:“你看!装备这里除了鬼葫芦还有几套衣服,都特别帅!这边就没有和它聊聊的功能了,不过它们俩可以一块儿聊天!”


红发妖怪已经靠着葫芦坐了下来,屁股下是桌面背景下方的茵茵草地,白发妖怪走到它跟前,一脸兴奋地指手画脚。


酒吞:……我安装电脑助手不是让它们聊天的。




两位助手凑在了一块儿,估计是身处于同一个世界,它们的交流不再需要对话框了。


酒吞突然有些抓心挠肺的好奇。


应着他的念头似的,屏幕上冒了一个框——在鬼葫芦后边的阴影里颤颤巍巍地升起来,特别怂。框里是一个粉红色的小爱心。


茨木的脸腾地就红了。


“吾、吾友,不,这这程序不是吾写的。”


白发小妖怪还在巴拉巴拉地讲,藏在鬼葫芦后边的爱心咕嘟咕嘟地冒起来。


茨木转过头来疯狂摆手:“吾真的不太清楚!人家说是用什么人工智能模拟着来搞的……”


酒吞额角的青筋抽得特别欢快,他扬起手对着白茸茸的后脑勺又是一巴掌,这次的力度生动形象地体现了鬼王的愤怒。




葫芦被改小了,可其实酒吞对它更不满意了——红发妖怪非要触他逆鳞。


先是白发小妖怪被它迷得七荤八素,都不太理会酒吞了。这也就算了吧,现下酒吞要关机,它一屁股坐在关机键前,就不让他点。


红发一脸桀骜不驯:喂,先别关机,我还有事。


酒吞: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红发: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


酒吞恶向胆边生,马上把手指移到了电源键上。


“吾吾吾吾吾吾友!”千钧一发之际,白发小妖怪冒了出来,一脸难为情:“先别关机好吗?”


酒吞停了手:“你们俩要搞什么劳什子?”


“今天农历十五,我们要看月亮。”红发妖怪说得理直气壮。


酒吞沉住气问:“月亮在哪儿?”


他确认屏幕桌面上方是澄澈高远的天空,云朵后边那透出光来的东西叫太阳,那里没有一点点和月亮搭上关系的东西。


白发小妖怪屁颠屁颠地调出播放器,把摄像头录到的画面放映出来。


屏幕里出现了酒吞的俊脸,他身侧是入境的半扇窗户,透过窗户可以远远地瞧见明晃晃的月亮。


白发小妖怪眨巴眨巴了金色的大眼睛。


酒吞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他心情复杂,还想最后再做一点挣扎,于是开始移动光标,心说把它们都退出了就没事了。


光标一晃过去,小妖怪头上浮出工具栏:


-------------------


|      召唤亲爱的茨木童子    |    其他    |


-------------------


| 状态:开心!要和挚友一起看月亮!   |


-------------------


顷刻间酒吞转了念头,无可奈何地挤出两个字:“……好吧。”


“可以帮我们调整一下位置吗?”小妖怪笑嘻嘻的。


酒吞自暴自弃地把笔电猛地一转,正朝着大敞的窗户。


两只妖怪都心满意足地安静了。


临走前,酒吞瞄了一眼,三…三头身的两只小手牵在了一起。


酒吞愤怒地离开了。






彼时酒吞已经习惯用笔电看文件了,其实需要他过目的东西不多——基本都在茨木那儿被过滤得所剩无几,但仅有的一点他还是要花时间处理的。


他抱着笔电倚在沙发上,凝了神斟酌着怎么解决各种鸡毛蒜皮。


笔电右下角是两只小妖怪在晃,它们不知从哪儿弄到了杯子,红发妖怪干脆从大葫芦里倒出了清酿,优哉游哉地和对方饮起酒来。


饮得酣畅,两颗脑袋凑着一起叽叽咕咕。


成何体统。酒吞果断地将光标移过去,将碍眼的红发妖怪提拉起来,丢到了屏幕的另一角。


白发妖怪一惊,爬了起来,撒开丫子就往红发妖怪那儿跑过去,三两步又站在了“挚友”身边。


酒吞怒了。这次他拎起了白发妖怪,把它移到屏幕的另一边。结果它立马又站了起来,迈开两条小短腿开始跑。


红发妖怪志得意满地看过来。


酒吞双眼一翻,感觉一口狗粮堵到了喉咙口。






现在的AI都这么聪明?


鬼王充满了危机感,觉得搞不好AI控制世界真是一件合情合理甚至乎水到渠成的事情,连鬼神之力都没这么玄乎。


他喝得微醺,晕晕乎乎地想象AI支配世界那场面,应着他的念头似的,笔电倏忽间亮了起来。


酒吞吓得都精神了,瞪大了眼睛瞧——白发小妖怪站在屏幕中间,头顶冒了一个挺大的文字泡。


“吾友!明天你要去处理上次讲的那件事吗?就那个balabalabala……明早我去接你?那附近有个酒庄,你上次感兴趣的酒那儿也有,我们一起去看看?”




恍惚间酒吞看到了茨木童子就站在他面前,兴高采烈地冲他讲话,不是什么AI,是茨木童子。


酒吞福至心灵。


一直以来他与茨木童子的关系都极亲密,只是总差了那么一点,可能也是最难以逾越的一点——这两只小妖怪给了他一种可能性。


他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心跳开始扑通扑通地加速。可能是酒精开始起作用了,他想,一边想着就调出聊天框发过去一行字。


“先别管那个了。你说吧,你搞这俩玩意到底想说啥?”


指的是把活干得不知所以然的两位助手。


良久,太久了,对面一直没有回复。




夜深了,房间里只剩下一块屏幕孤零零地亮着。


屏幕上晾着一个聊天框,聊天框上干干净净,只有酒吞发过去的几个字——这太不寻常,往日里这个账号总是发来大段大段热情洋溢的赞美,时速三千那种。


聊天框上是时有时无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屏幕上红发妖怪冒了出来,一脸不屑地啐了一声:“怂。”


酒吞犹豫着又打了几个字,打完了手也不动,愣愣地看着对方的聊天状态出神。


红发妖怪冷笑一声,抬手怼了一下发送键。




                     - 02:35:17 -


酒吞童子:我看它俩一块儿挺好的,你搬过来吧。






End.





评论

热度(1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