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寻

【 酒茨】想x哭我室友想的夜不能寐

Uinmind:

*校园paro
*酒吞视角,私设多,有微量狗崽暗示。(时间顺序1)




(红叶视角)ICloud直播18x,谁能管管这对基佬?


(大天狗视角)简单点,撒狗粮的方式简单点




题目:想x哭我室友想的夜不能寐
 
坐标平安京。本人男,遇见室友之前是个直男,现在已经弯成一盘蚊香。颜值我8他10,不是我吹,室友真的很好看。白头发金眼睛,笑起来超甜,刚入学就被学姐集体围观,至今还有人在路上看见他眼冒桃心地大叫小天使。
室友在还没和我成为室友的时候,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早就听说过他,但真正认识是在年前一起短途旅行的时候。


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风气,我们平安京的留学生圈子向来很活跃,生日要轰趴,恋爱要聚餐,逢年过节放个假,社交女王们更是癫狂地呼朋引伴出去耍。当时那次旅行,我就是被一个大四的学姐强行拉去凑数的,姑且称呼这位学姐为扛把子吧。别怀疑,女孩子也可以做扛把子,她在平安京留学圈可是当之无愧的一霸,欺行霸市(不是)就算了,连男朋友都是强买强卖拐到手的。说实话其实我和扛把子并不太熟,但是之前我追女神的时候,她非常热心地帮忙出谋划策,并且在表白当天利落地搞砸了一切。所以迫于淫威,我最后还是屈服了。


旅行结束之后我们浩浩荡荡一群人,像伙土匪一样钻进了朱雀大道新开的烤肉店。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室友的,一路上都笑眯眯的室友,不知道为什么,从进店开始就有点没精打采的,饭也没怎么吃,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玩手机,看起来像是有心事。不过偶尔有女生凑过去,他还是好脾气地任由对方掐脸摸头,温柔的模样果然像个小天使。


我当时以为他是不会烤肉,不禁多看了几眼,然后忽然就圣母玛利亚上身,端着自己烤好的食材,不由分说地全塞给了他。他接到盘子的时候表情那叫一个受宠若惊,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堂皇了,忙不迭地说谢谢,脸上还硬挤出个微笑,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妈的还搞性别歧视,对老子笑的丑死了。


后来因为我当时的室友,为了区分,我就叫他狗子好了,因为狗子没带钥匙给我打电话求救,我就中途回家了,除了送烤肉的小插曲,我和室友依然只是互相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和他真正产生交集是因为我的前•被扛把子搞砸表白所以没有追上的•女朋友。一年一度的毕业舞会,各色妖孽们嚷嚷着“Party All Night”,混战到天明。我作为准大四狗,自然要去送别学长学姐们的,结果一进会场,就看见我那倒霉的前女友枫叶,正和一小白脸贴身热舞,跳的正欢。妈个鸡,新欢找的真快!我当时气的够呛,又不能发作,只好一个人火大地坐在旁边吃东西,差不多自己干掉两盘烤菠萝的时候,我忽然又看见了室友。


和在烤肉店那次一样,他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玩手机,在热闹的舞会现场,显得特别格格不入。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被枫叶和小白脸刺激,觉得一个人特别惨,还是我一见室友终身误,当时就已经弯了。反正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上去搭讪了,问他三句答一句,天知道费了我究竟多少脑细胞才终于撑到晚会结束,唯一的安慰是最后加到了他的微信。


很奇怪,当时我明明和他认识没多久,他也没什么特殊表示,但我朝他要微信的时候,我就是觉得他很高兴。
加完微信的当天我就悄悄把他的朋友圈翻了一遍,他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甚至有些无趣。不过人气倒是真的很高,他哪怕是发张游戏截图,下面都能有几百个赞。


偶尔找他聊天,他话也不多,三句话不离谢谢你,客气的很,我一度非常沮丧。转折发生在某次我帮他充游戏点卡之后,他的谢谢你终于升级成谢谢,还给我发了个很萌的表情,我当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久才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那好像是他自己的Q版形象,白头发金眼睛,软乎乎的像个小团子,顿时萌我一脸血。事情发展到这儿其实已经有点不对劲了,但我作为一条神经大条的直男,完全没有发现。后来又经历了几次充卡事件,每次充完我们都会聊两句,因为我坚决不接受充卡服务费,他特别过意不去,几番阻挠还是给我送了一大包我家乡的果仁,(我当时还奇怪平安京居然连这个都有卖了,后来才知道那是他自己剥的,他右手不太灵活,也不知道自己偷偷用左手剥了多久,妈的,心疼死老子了),还要给我在游戏里捏个小人,能招桃花的,我也没放在心上,嘻嘻哈哈聊了几句就把这事儿忘在脑后了。当然后来我惦记上我室友之后拿着他的号去查过,他居然在玩乙女向恋爱游戏!怎么办,就算这样我也觉得好萌,我的萌点大概坏掉了x


接着说,因为我本身很喜欢喝酒,平时也经常被狐朋狗友拖着出入夜店,所以对各种酒算是有研究。室友之前作死选了酒类鉴赏的选修,期末要求写一篇调酒的大论文,还要在此基础上自己动手调一杯玛格丽特。快期末了他这个门外汉才开始病急乱投医,不知道从谁那儿听说我会调酒,就抱着一大堆基酒巴巴地跑到我公寓门口等。当天正好是圣诞节,傍晚的时候下了一阵小雪,我被平安京糟糕的地上交通堵在了离家不足五百米的路上,堵了整整半个小时,所以等我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冻的整个人都在哆嗦,满街闪烁的灯光里一张小脸惨白,我当时真是又生气又心疼,虎着脸吼了一嗓子就冲上去把他搂怀里了。现在开窍了想想,谁家他妈直男的正常反应会是这样啊?不过当时我们两个神经粗的堪比海底光缆的人还是没觉悟的。
之后就是一起梳理资料然后我教他调酒,每天好几个小时腻在一起,除了做正事就是鬼扯,讲我的事,也讲他的事,他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但是他和家人都不亲,因为身体原因非常自卑,从小到大也没什么朋友。从知道这事之后,我就莫名有点心疼他,平时也开始不自觉地照顾他。期间他租的房子到期了不想续租,每天除了准备final还要焦头烂额地到处找房子,有天开语音,他就在电话里撒娇似的和我抱怨合适的房子太难找,说来也巧,当时我的前室友,也就是前文提到过的狗子,因为脱团搬去和小男友同居,公寓里正好空出一间屋子。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就对他说,不然你搬来和我住好了,也方便办事。说完才觉出这话里的旖旎意味,天地良心,我说的办事除了写论文学调酒没第三种意思。正在心里七上八下地打着鼓想怎么解释一下,就听见他在电话那头很轻很轻地嗯了一下,然后小小声问,这样会不会麻烦我。
我操操操操操!当然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我当时开心得简直想原地跳一套极乐净土,电话里还得装作若无其事,语气特平静地回答他说没事。
然后我们就搞在住到一起了。
于是,朝夕相对,干柴烈火,情投意合,酱酱酿酿……才怪咧!
和室友住到一起后才发现,他其实很单纯,不是说人情世故一无所知的那种单纯,用个俗一点的词就是赤子之心吧,那种毫不设防地信任和崇拜真的能轻易地俘获一个人的心,比如我。因为同居的关系,我们相处的时间多了很多,也成为了不错的朋友。因为室友不会做饭,所以一日三餐都是我做,加上我之前又帮过他几次,所以他对我崇拜的不得了,天天跟在屁股后面挚友长挚友短,用那把甜糯糯的嗓子不停地絮絮叨叨,鬼知道我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没转身直接把他扑倒!
最要命的是,很多时候他都撩而不自知,软萌的不得了。
举个栗子,室友他有套兔子外观的白色连体睡衣,据说是某款游戏的周边,费了好大力气才买到,因此宝贝的不得了。开始的时候他还不好意思穿,后来混熟了,每天洗完澡就换上衣服在屋子里到处走来走去,他本来皮相就生的好,再配上毛绒绒的尾巴和耳朵……真的可爱到爆炸!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心脏在胸膛里怦怦怦跳的飞快,我都不敢再看第二眼。偏偏当事人还毫不自知,顶着那张傻白甜的脸,凑过来小声问我怎么了。你他妈这是在犯规啊啊啊啊啊!老子自认套路玩的6,没想到一不留神就被个雏儿撩了!还撩的要死要活!咳,让大家见笑了,不过我觉得这真不是我自制力的锅,这阵子断断续续有在看些韩剧,我觉得室友他完全就是自带韩剧女主角光环的男孩子,什么喝完牛奶嘴上一圈奶沫啦,洗完澡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小鹿啦,刚睡醒懵唧唧的模样嗲破天际啦,啧,经典桥段简直信手拈来。
他也有强势的时候。我真的是很喜欢喝酒,一开始他就有点想说我,但是忍住了,欲言又止好几次终于挑了个时机和我把话说开了,其实他最挺笨的,翻来覆去就是什么伤肝误事之类的理由,特别没说服力。但我那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喜欢他了,于是非常干脆地答应戒酒,但我偶尔会忍不住,他看到我偷喝酒就会抢过去自己全部喝掉,他酒量又不好,喝醉了头疼不说,还得我照顾,就用这种有点自虐的方式,三个月逼我戒了酒。有次我们吃过晚饭去公寓附近的家乐福超市采购,我指挥他去买牛奶,自己去挑烫火锅的材料。因为室友很喜欢吃青菜,我就拿着几把不一样的菜看有什么不同,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他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我,然后突然一把把我搂进怀里,调戏小姑娘似的摸了把我的耳朵说,挚友你真贤惠。我的耳朵蹭就红了,一晚上都没敢和他对视,他还巨委屈,嫌我对他爱搭不理。


写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狗子之前那么热衷于讲述他的少男心事和两性情感,喵的他就是在秀恩爱啊!本大爷不管!本大爷也要秀!虽然媳妇还没追到手,但还是要秀!秀秀秀!
回到今天要吐槽的正题,那就是——我最近想x哭他快想疯了!不是我变态,都怪他太可爱!!!
前文提过,他在玩一个乙女向的恋爱游戏,还说要在游戏里给我捏个小人,住到一起后我才发现,那游戏是可以自己设定男主角的,换句话说,室友他在游戏里攻略的男生,或是男生之一,就是我啊妈蛋!而且平时他还会一边玩一边念叨啊!你们能想象吗,有个长的超好看超合你胃口的男孩子,窝在沙发上一边甜笑,一边念叨着你的名字……操,我弯,我弯还不行吗?!
而且室友他其实有点宅,所以我们周末经常会呆在家里一起看电影或者打电动。他胆子不行还爱看鬼片,看到恐怖情节就拿手捂住眼睛再从指缝里偷看,每到这时候我都想上去亲他一口。打电动也是,每次打赌输了,就撂下手柄往地毯上一躺,嚷嚷挚友来支配我的身体吧,可爱到犯规!
我也和他讲过,你再这样下去是要被日的,他个钢管直男脑子里完全没搞基这概念,没心没肺笑一通,过后还他妈变本加厉地撒娇!!!
每天接受这样的暴击的时候,我仿佛都能看到自己头顶有个血条正在唰唰往下掉。偶尔佯装生气,死活气不过五秒——因为每次他看我生气,都会立刻执行力超高地开始顺毛:穿着那身毛绒绒的睡衣像个白团子似的,慢吞吞地往我怀里拱,嘴里还哼哼唧唧,软绵绵地叫欧巴。
小混蛋你这样真的会被日啊我跟你讲!!!
诸位考生,不求骂醒,因为我就是想睡他。拜托吐槽君的各位老司机教教我,怎么把我室友变成我媳妇。

评论

热度(2011)